Tsou.

喜欢女孩子。

Between You And Me

【1】

“在哪?”Shaw语气里透露着一丝丝怒气,但这丝毫不妨碍她低沉的声线下透露出那一如既往的性感。

“别急嘛,Honey!我快到家了。”Root电话的背景音有一些混乱,嘈杂的叫声和劲爆的音乐混着她灌了蜜的声音窜入Shaw的左耳,但这丝毫没有平息Shaw的不耐。

“我问你在哪?”Shaw朝着电话那头低吼着,断断续续的信号让她难以辨识出Root所处的位置。

“别担心,dear。Kiss kiss to you, t...”“嘟....嘟....嘟...”还没等话说完,电话就回归了往日的平静。“Damn it!真差劲!”Shaw对闪烁着“通话结束”的电话发泄着心中满满的怒意。

“嘭”手机随即又被主人扔到了一个不知何处的黑暗角落里。

Shaw终于从深陷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可恶,拐杖呢?”她有些恶狠狠的嘀咕。

【2】

黑客打开家门的时候屋内一片漆黑。

“Shaw?”她有些迟疑的朝屋内喊了声一路上萦绕心头的名字,不出所料,回应她的还是寂静。

Root慢慢摸索着墙壁上的开关,重复体会这数月来的每一天的落寞,她想要的也不过是有一盏明亮的灯提醒自己还有人牵挂的滋味。Shaw只是累了,她需要多些休息而已,小黑客安慰自己。

“在阳台。”声音从阳台外冷不丁的传来。

Root有些吃惊,但更多的当然是难以抑制的兴奋,这些感情使得她的原本有些颤抖声音愈发抖动得厉害。“你在...等我吗?”Root期待地问着那个不太高大精壮但是吸引着她全部注意力的背影。

“没。”特工的回答有些过于敏捷了,仿佛刻意准备过答案一般,“只是睡不着而已。”

Root径直朝着Shaw笑盈盈地走了过去,修长的双臂轻轻绕过了她的脖颈,微微使了点儿力让Shaw更加靠近自己,“Sweetie,谢谢你等我...”她柔声说。

Shaw有些发愣,无奈于身陷轮椅的控制下没办法反抗,只得由着Root随意摆弄着自己的身体。

“怎么又回的这么晚?”Shaw语气里有些仓促,不难看出现在的她就是一个迫切地希望得到思考已久的问题的答案的求知者,对问题的疑问难以克制地从心底冒了出来。

“今天的号码特不省心,跟你打电话的功夫她就溜了。”Root突然低下身子伏在Shaw的肩头一字一句的说着,认真的语气甚至掩饰住了刻意让平稳的呼吸不规律地喷吐到特工小姐耳垂上的痕迹。

奇迹般的,Shaw始终没有挣脱Root那并不牢靠的禁锢,而是任由着她的棕色卷发一簇簇的搭在自己的手臂上,乖巧得有些异常。

“怎么?你把那些手段都忘了?”Shaw对于Root的借口有些将信将疑,毕竟没有人可以忘记她们第一次见面时发生的那些可以称为乐趣的不愉快。

“对了,你今天打我电话是什么事吗?”Root没有直接理会Shaw的质疑,她倒是很好奇那个常年不会主动找她的前靛蓝特工到底想跟她说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打错了。”

聪明如Root早已听出了这个生硬得有些尴尬的谎言,但是她似乎更愿意享受当下的平静。两个黑色身影就这样有些不太协调的交叠在一起,识趣的时间似乎在这几秒过得尤为漫长,厨房内稍显突兀的水滴声一下子成了唯一可以丈量时间的工具。

【3】

沐浴后的Root和Shaw总是散发着近乎相同的味道,淡淡的薰衣草味儿甚至从两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溢了出来,轻易的包围了整个房间。

“Sameen”Root轻唤了一声Shaw的名字,熟练地掀开薄毯蜷在身体伸展开的Shaw身边,活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急切的寻找着温暖的热源。

已经熟睡了的Shaw似乎习惯了对方的不请自来,下意识的挪了挪身子,离冰冷的黑客更近一些。

Root一向善于捕捉着细节,特别从是自家特工那有些不苟言笑的一言一行之中“承认吧,你在担心我。”一瞬间,她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温暖了整个黑夜。

“不要得寸进尺,Root”混杂着睡意的低音炮从Root的头顶传来,然而这只小野猫的嘴角早已翘上了天,贝齿也因主人的愉悦肆意的暴露在空气中。

“你被我弄醒了吗?”黑客小姐句尾的上扬得意的向Shaw肯定了自己提出的问题,细的有些过分的双臂也就这样顺其自然的黏在了Shaw坚硬而有力的腰间。

“你像只章鱼。”已经八分清醒了的特工也就依顺着Root的小性子,微微侧了侧身让她更顺手的抱着自己。

得到了准许的Root变得更加放肆起来,冰凉的手指顺着背脊一路向下,探索着Shaw那些不为人知的美好。她喜欢Shaw情不自禁地颤栗。自己脑子里的疯狂举动总会在Shaw的身上产生出最最奇妙的化学反应,禁欲的声音和玲珑的曲线一直都是完美的搭配,更别谈自己和她那股近乎于吞噬掉对方的渴望。

“Root...”Shaw的情欲不加以掩饰地从语气里传递出来,这无疑是给熊熊燃烧的火焰上毫无犹豫地淋上了一桶汽油。

黑客的双唇猛地贴上了两手紧抱的腰肢,冰冷与炙热的交融所产生的愉悦是如此的强烈,灵巧的舌头如钵杵般轻轻地捣着Shaw的肚脐,有一下没一下的刺激让身下的那具身体逐渐泛起了情的色泽。

“Emmm...”甜甜的小颤音满是意犹未尽地轻唤着,湿润了的衣物变得粘稠起来,紧紧地贴在了Shaw的身上。没人喜欢拒绝触手可及的欢愉,何况只是面对衣服这样不碍事的存在。

Shaw抱起在自己身下放肆地小黑客,充满野性的唇瓣被粉红细嫩的薄唇所吸引,她不甘示弱地侵入着Root的领地,从开始的浅尝辄止到相互毫无保留的交换着蜜液。床板的咯吱声噪了起来,贴身背心逐渐脱离了原本的位置,而盖在身上的薄被更是被毫不留情地扔在地板上。两具彼此契合的身体已经太久没有机会摩擦出激烈的火花,这一触即发的激情变得势不可挡起来。

【4】

自从Shaw从Decima回来后,一切对于她而言都是崭新的。日益恢复的The Machine,重振旗鼓的北极光项目,还有,没有她的小分队。

失去右腿的她更加颓废且孤独地面对着世界,当初无所不能的她顷刻间连站立都变得困难起来,无处不在的怜悯的目光和诡异的眼神逼着她重新审视着这个她不熟悉的世界。

往日被漠然武装起来的特工卸下装备后近乎赤裸地摸爬滚打,“第二轴人格障碍”所带来的冷漠和张狂只留下了虚伪的外壳,食物再也激不起她一星半点的兴趣,拐杖成为了比克罗格更重要的物品。

存在的意义是什么?Shaw不止一次地问自己。

Root。

Shaw失去了所有继续欺骗自己的理由,毫无悬念,她深爱着Root,说Root是她唯一活在这世上的理由也变得不为过。她的嗓音,她的头发,她的身体...她,全部的她都让Shaw深深的眷恋着,甚至连Samaritan的摧残和折磨都没有她们的美好印象深刻。

之前的她心安理得的当着这段关系中的接受者,Root无休止地给予和纵容让这段关系得以维持。而现在,一味的自我厌恶和躲避更是让Root措手不及。

频繁的黑暗中的思考,一次又一次尝试着去感受从未经历过的情感纠葛,苦恼,纠结,怨恨,明朗。

无奈,在这个对于她还相当陌生的世界里,Shaw仍然还未学会言语上的表述能力,所有的关心都只得用对方的感知来发现。

但庆幸,她愿意开始踏出最开始的第一步。

“Root,你在哪?”

【5】

黎明。

一室旖旎。

交叠的手臂和床单的褶皱无声地传递着相同的讯息。

“Sameen, you know I will come back for you, right?”

薄唇轻启。


END

================

修改了好几次,别忘了点点小红心哦

么么哒( • ̀ω•́ )

如果挺多赞的话,就来个番外吧哈哈哈

评论(15)

热度(90)